贵州同志聊天室

好色Gay勾搭直男医生

作者:贵州同志-访问量:-发表时间:2014/7/31

晚上9点,我正在去医院的路上,手机响了。

  “你好!那位?”

  “你是×××吗?,你什么时候可以到医院来?我在等你了!”电话里传来了一位普通话发音标准的男士声音。

  “放心吧!10分钟我就可以看到你了!”

  不知道是那一天起,我睡眠的时候,时常会情不自禁地鼾声大作,尤其是在饮酒适量和过度后,或者是在极度疲卷的时候,鼾症就更为明显。据家人指证:“此时鼾声是如雷贯耳,似滔滔江水,一发难收。”也有同宿的单位同事指证:“宛如走进了音乐厅,忽然间,交响乐曲在厅内响,听者的情绪也会随着高低起伏的、阴阳顿错的交响曲,如灌肠似的排山倒海,澎湃起伏,整夜难以入眠,如卧针毡。”

  听者甚感惭愧,为了不妨碍家人和同事们的身心健康,我决定去医院对此不算毛病的毛病,作一次检查和治疗。

  门诊医生告之,必须经过鼾症睡眠呼吸障碍诊治中心的多导睡眠监测,得出监测结果,才能确定治疗方法。具体说来要在医院里的特殊病房里住一夜,通过仪器的监测来查找鼾症的病理。既来之,还是就安之吧,接受这次监测。时间是6月19日晚9点30分开始,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后结束。

  我决定去做这次测试。

  来到三楼,走廊二边的病房已熄灯,住院的病人已开始休息了。我径直走向走廊的尽头,推开了鼾症多导睡眠监测中心的走廊门,进去后走廊二边各有一间房,左边一间门开着,没有人,一看是医生的值班宿舍。右面的一间门半开着,我敲了下门,出来一位身穿白大褂,身高1.80米的青年医生。

  “噢,你来了!进来吧!”说着医生就把我让了进来。

  对整个房间的布局,我探看了一番,三房一厅的结构,三间病房一字排开,每间房内都放了一张床和一张写字台,约合3.5平方米。厅内放了张写字台、还有一张病人检查身体时用的床,另外就是一台医生用的电脑。

  “今晚还有与我一样做这个监测的人吗?”我问医生。

  “就你一个人!”说着医生随手拿来的一本资料卡片,交给了我,让我按表格内容进行填列。

  “现在就睡觉测试,是不是太早了?”我看了下时间,刚9点40分,太早入睡我也不习惯,加上看到眼前这位英俊、具有亲和力的医生,还正想与他聊会儿天,解解闷了。

  “那我们聊一会吧!”他看着我,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“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他的问话有点胆怯。

  “是做财务管理工作。你是刚毕业分配进来的吗?”

来实学的,是再读研究生。经过这段时间的实学,感觉这个职业,没意思。”他一脸的迷茫与困惑,说话的时候,还会用手在空中比划着,比划的动作看起还挺优雅的。

  “医生这个职业,应该是朝阳职业,只是我们的国情还没有达到一个发达国家水平,这个职业还在培育之中。但是上海这个城市,对医生这一职业还是很重视的。收入也不错的、工作环境比内地城市要好上几倍了。”

  关于医生这一职业,我们聊了很多,对工作之余的生活也谈了不少。

  “你平时上网吗?”我又问起他的业余生活来了。

  “没有时间,白天说是实习,什么都干。晚上还要值班,每周要值四天的班,今天就是我值班,医院里的电脑是不能上网的。在大学里平时还会上网,到了这里太沉闷了,平时同事在一起也不交流的,只有主治医生会偶尔关心一下,解答些问题,其余都靠自已去关注、了解、掌握。工作中特别是遇到素质差的病人和家属,常常使我怀疑自已的职业是否选择错了?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结果,就会把责任全推到你医生的头上,所以感觉这份职业太累了,太让人身心疲惫了。”

  “那在这里实习,每月可以拿到多少收入?”

  “没有钱拿的,吃饭也是自已解决。”

  在交谈中我们会互相倾听彼此的心声,了解各自的想法,仅管我们是第一次,在这样特殊的场合见面,但我们就象是多日未见的老友,久别重逢的喜悦,流露在我们的言谈之中,交流之中我们互相欣赏对方,同样也互相喜欢了对方。

  时间很快,走廊外的病房已是一片宁静,11点多了,他站起了身,提示着我,该休息了。

  我走进了测试病房,房内有一张平整、清洁的单人床,床头放着一台仪器。仪器上接了约有十几根电源线,这大概就是要与我身体做亲密接触的玩意了。我一边脱去上身衣,一边向站在厅内的他问:“医生!是不是我要脱光啊?”

  “对,上身必须脱光,另外你喜欢全脱的化也没事。”他揶偷地笑着说。

  “在家里,我可是喜欢裸睡的!”我很无奈、也很调皮的样子。

  “这里你也可以的呀。”他用坚毅的语气说出了他的想法,“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!”

  我在里间,他在外间,我们不时地吐出,带有刺激人体某部位神经的对话……

  我漫漫脱去身上的衣裤,只留下最后一条丁字裤没有脱去,便安祥地躺在了床上,静静地等待着他进来,对我做身体测试。

  他悠然地走进了我的床前,我已自然地闭上了眼睛,以避免我们眼神的交流。我想他没有及时走近我的床前,可能也是想控制一下自已的情绪。所以我选择了闭眼,这样可以放松他的情绪,同样也可以平抚自已一颗绎动的心。

  一根根探测线开始在我的身体上、头部、头颈、脸膀、耳背、胸部、手臂、手腕、手背、腿上、脚腕等处连接着。随后又将一根宽带拿在手里,让我抬起肚,一根腰带似的宽布在我的腰间围成了一圈,同时把需放入腰带间的探测线很随意地丢放在了我双腿间的档部。我有一丝的紧张了,他无意间地把探测线丢放在我的档部,其实是他有意地想撩拔我的情绪,看着我在他面前漫漫的搏起。此时与其说我想控制自已的情绪,还不如说我更想看到他接下去的进一步行为,我已把自已当成菜板上的食物,被他用探测线给捆住,随他摆布。

  为了不让场面的尴尬,我说了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来活跃一下气氛,他停下了手上的操作,好奇地听着我的叙述。

  “今年3月,我去瑞金医院做身体健康检查,在B超室里排着队,等到我已是最后一位了。在我前面的一位躺在了床上,医生一面看着显示频,一面在体检者的肚子上涂抹用来做探测的探测液。医生随意地在体检者身上挤了一堆探测液,手握滚轮在其肚子上来回地滚动着,眼神一直盯视着显示频,随后在床边上拿出了几张手纸给了体检者,让其擦去探测液,并叫起了我的名子。

  我松开了皮带,脱去了长裤,躺在了床上,并将内裤子退下腰去,露出了肌肉突出、皮肤光滑的肚子在外,等待着医生的检测。

这位戴着眼镜的青年医生,与你一样也是实习研究生。他看着我的肚子,重复着与前面一样的检测过程,不一样的是在检测结束后,他从床边拿出了手纸,亲自在我的肚子上,替我擦去用来检测的液药,并说:“肚子好性感、摸上去手感不错。‘我感受着他的手在我肚上柔和地来回擦拭,我露出了亲和的笑脸,向他表示感谢。”

  “后来了?”他很迫切地问我接下去的结果。

  “后来有人敲门了。”我的回答让他很失望。

  接着他从我的档部移开了探测线,感觉动作有点粗野,同时又将我的丁字裤往下退了一下,并指着我右下腹的刀痕处说:“你开过刀啊?”

  “是啊!盲肠炎开刀!”

  他把剩下的几个探测线分别粘贴在我的小肚和后腰上。因为我们的交谈比较轻松,仅管他的手在我身上有意无意地不停游走,仅管我们交谈的和谒可亲,仅管我们都是热血方刚,仅管今夜就我们俩人,但是我们还是控制着内心的绎动,没有过火地激动,年轻人特有的想入非非还是被矜持与自控所占领着。

  替我摆放完所有的测试线后,他说“你休息吧,我出去吃点夜宵,回来我会看你的。”

  “好的,不过你回来我肯定是睡着了!”我看着他,还想作最后的努力。

  “我替你拉上窗帘,你先休息吧!”

  从监测报告的结果来看,我的睡眠效率达到了99.6%.睡着了的我也不知道他何时进入我的房间,我想他一定会替我拉被子,替我摆正睡眠姿势,替我理顺绞合在一起的探测线……

  清晨醒来的时候,我推开房门,他正站在门口欲进又退。我突然地走出来站到他面前,使他有点措手不及,他的眼神有些荒张,像做错事的孩子似的,不敢正视我。为了安抚他的荒张,我从身后抱住了他,抱住了他纤细的腰,用我的双手交叉在他的胸膛。

  “这么紧张干什么吗?是不是你昨晚偷袭了我?”我靠在他身后,倾听来自心脏的自由律动。

  他更为荒张了,用双手挣脱我从身后对他的“袭击”。低着头生怕有眼神的交流,并说了句:“不要这样好吗?”

  一阵沉默。

  “好了,你的测试结束了!”他还是没有抬头,就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是的监测结束了,可是我们之间的交往还在继续,没有结束……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(只限100字)

本站声明:所有连接和内容均来自网上,其相关内容一概与本站无关,本站不对相关网站内容负责!如您发现本站有任何不良网站连接,请立即告之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!

贵州同志

版权所有:贵州同志